鳳凰徐州新華書店

當前位置: 首頁 > 文學藝術 > 文學 > 邊城及其他

      邊城及其他
      邊城及其他
      • 本店售價:¥21.6元
      • 定價:¥28.8元
      • 折扣:75
      • 庫存: 暫時缺貨
    • 購買數量:加入購物車
    •     
    • 大乐透派奖奖金 www.ameejy.com.cn

    商品詳情


    編輯推薦語

    《邊城》是沈從文先生最負盛名的代表作,也是中國文學史上一部優秀的抒發鄉土情懷的中篇小說。它以20世紀30年代川湘交界的邊城小鎮茶峒為背景,以兼具抒情詩和小品文的優美筆觸,描繪了湘西地區特有的風土人情;借船家少女翠翠的愛情悲劇,凸顯出了人性的善良美好與心靈的澄澈純凈。整部作品在現實主義中融入了浪漫主義的藝術手法。 《邊城及其他》還收錄了《船上岸上》、《雨后》《龍朱》、《蕭蕭》、《菜園》《虎雛》、《三三》、《黃昏》等名篇。

    內容提要

    《邊城及其他》是“中外文學名著典藏系列”之一。 《邊城》是作者小說創作的代表作,是一部抒發鄉土情懷的中篇小說。 小說以20世紀30年代川湘交界的邊城小鎮茶峒為背景,借船家少女翠翠的愛情悲劇,以兼具抒情詩、小品文的優美筆觸,描繪了湘西特有的風土人情。 此外《邊城及其他》還收錄了《船上岸上》、《雨后》《龍朱》、《蕭蕭》、《菜園》《虎雛》、《三三》、《黃昏》等名篇。

    目錄
    邊城/1
    船上岸上/105
    雨后/115
    龍朱/123
    蕭蕭/147
    菜園/165
    虎雛/177
    三三/208
    黃昏/240
    
    精彩頁(或試讀片斷)

    由四川過湖南去,靠東有一條官路。這官路將近湘西邊境,到了一個地方名叫“茶峒”的小山城時,有一小溪,溪邊有座白色小塔,塔下住了一戶單獨的人家。這人家只一個老人,一個女孩子,一只黃狗。 小溪流下去,繞山蛆流,約三里便匯入茶峒的大河。人若過溪越小山走去,只一里路就到了茶峒城邊。溪流如弓背,山路如弓弦,故遠近有了小小差異。小溪寬約二十丈,河床是大片石頭作成。靜靜的河水即或深到一篙不能落底,卻依然清澈透明,河中游魚來去都可以計數。小溪既為川、湘來往孔道,水常有漲落,限于財力不能搭橋,就安排了一只方頭渡船。這渡船一次連人帶馬,約可以載二十位搭客過河,人數多時必反復來去。渡船頭豎了一根小小竹竿,掛著一個可以活動的鐵環;溪岸兩端水面橫牽了一段竹纜,有人過渡時,把鐵環掛在竹纜上,船上人就引手攀緣那條纜索,慢慢的牽船過對岸去。船將攏岸時,管理這渡船的,一面口中嚷著“慢點慢點”,自己霍的躍上了岸,拉著鐵環,于是人貨牛馬全上了岸,翻過小山不見了。渡頭屬公家所有,過渡人本不必出錢;有人心中不安,抓了一把錢擲到船板上時,管渡船的必為一一拾起,依然塞到那人手心里去,儼然吵嘴時的認真神氣:“我有了口糧,三斗米,七百錢,夠了!誰要你這個!” 但是,凡事求個心安理得,出氣力不受酬誰好意思,不管如何還是有人要把錢的。管船人卻情不過,也為了心安起見,便把這些錢托人到茶峒去買茶葉和草煙,將茶峒出產的上等草煙,一扎一扎掛在自己腰帶邊,過渡的誰需要這東西必慷慨奉贈。 有時從神氣上估計那遠路人對于身邊草煙引起了相當的注意時,這弄渡船的便把一小束草煙扎到那人包袱上去,一面說: “大哥,不吸這個嗎?這好的,這妙的,看樣子不成材,巴掌大葉子,味道蠻好,送人也合式!”茶葉則在六月里放進大缸里去,用開水泡好,給過路人隨意解渴。 管理這渡船的,就是住在塔下的那個老人?;盍似呤?,從二十歲起便守在這小溪邊,五十年來不知把船來去渡了若干人。年紀雖那么老了,骨頭硬硬的,本來應當休息了,但天不許他休息,他仿佛便不能夠同這一份生活離開。他從不思索自己的職務對于本人的意義,只是靜靜的很忠實的在那里活下去。 代替了天,使他在日頭升起時,感到生活的力量,當日頭落下時,又不至于思量和日頭同時死去的,是那個近在他身旁的女孩子。他唯一的伙伴是一只渡船和一只黃狗,唯一的親人便只那個女孩子。 女孩子的母親,老船夫的獨生女,十七年前同一個茶峒屯防軍人唱歌相熟后,很秘密的背著那忠厚爸爸發生了暖昧關系。有了小孩子后,結婚不成,這屯戍兵士便想約了她一同向下游逃去。但從逃走的行為上看來,一個違悖了軍人的責任,一個卻必得離開孤獨的父親。經過一番考慮后,屯戍兵見她無遠走勇氣,自己也不便毀去作軍人的名譽,就心想一同去生既無法聚首,一同去死當無人可以阻攔,首先服了毒。女的卻關心腹中的一塊肉,不忍心,拿不出主張。事情業已為作渡船夫的父親知道,父親卻不加上一個有分量的字眼兒,只作為并不聽到過這事情一樣,仍然把日子很平靜的過下去。女兒一面懷了羞慚,一面卻懷了憐憫,依舊守在父親身邊。等待腹中小孩生下后,卻到溪邊故意吃了許多冷水死去了。在一種近于奇跡中這遺孤居然已長大成人,一轉眼間便十五歲了。為了住處兩山多竹篁,翠色逼人而來,老船夫隨便給這個可憐的孤雛,拾取了一個近身的名字,叫作“翠翠”。 翠翠在風日里長養著,把皮膚變得黑黑的,觸目為青山綠水,一對眸子清明如水晶,自然既長養她且教育她。為人天真活潑,處處儼然如一只小獸物。人又那么乖,和山頭黃麂一樣,從不想到殘忍事情,從不發愁,從不動氣。平時在渡船上遇陌生人對她有所注意時,便把光光的眼睛瞅著那陌生人,作成隨時都可舉步逃入深山的神氣,但明白了面前的人無機心后,就又從從容容的在水邊玩耍了。 老船夫不論晴雨,必守在船頭,有人過渡時,便略彎著腰,兩手緣引了竹纜,把船橫渡過小溪。有時疲倦了,躺在臨溪大石上睡著了,人在隔岸招手喊過渡,翠翠不讓祖父起身,就跳下船去,很敏捷的替祖父把路人渡過溪,一切溜刷在行,從不誤事。 有時又和祖父、黃狗一同在船上,過渡時與祖父一同動手牽纜索。船將近岸邊,祖父正向客人招呼“慢點,慢點”時,那只黃狗便口銜繩子,最先一躍而上,且儼然瞳得如何方稱盡職似的,把船繩緊銜著拖船攏岸。茶峒附近村子里人不僅認識弄渡船的祖孫二人,也對于這只狗充滿好感。 風日清和的天氣,無人過渡,鎮日長閑,祖父同翠翠便坐在門前大巖石上曬太陽?;虬巖歡文就反癰嘰ο蛩信茲?,嗾使身邊黃狗從巖石高處躍下,把木頭銜回來?;虼浯溆牖乒方哉拋哦?,聽祖父說些城中多年以前的戰爭故事?;蜃娓竿浯淞餃?,各把小竹作成的豎笛,逗在嘴邊吹著迎親送女的曲子。過渡人來了,老船夫放下了竹管,獨自跟到船邊去橫溪渡人。在巖上的一個,見船開動時,于是銳聲喊著: “爺爺,爺爺,你聽我吹,你唱!” 爺爺到溪中央于是便很快樂的唱起來,啞啞的聲音同竹管聲,振蕩在寂靜空氣里,溪中仿佛也熱鬧了些。(實則歌聲的來復,反而使一切更加寂靜。) 有時過渡的是從川東過茶峒的小牛,是羊群,是新娘子的花轎,翠翠必爭著作渡船夫,站在船頭,懶懶的攀引纜索,讓船緩緩的過去。牛、羊、花轎上岸后,翠翠必跟著走,送隊伍上山,站到小山頭,目送這些東西走去很遠了,方回轉船上,把船??拷業陌侗?;且獨自低低的學小羊叫著,學母牛叫著,或采一把野花縛在頭上,獨自裝扮新娘子。 茶峒山城只隔渡頭一里路,買油買鹽時,逢年過節祖父得喝一杯酒時,祖父不上城,黃狗就伴同翠翠人城里去備辦節貨。 到了賣雜貨的鋪子里,有大把的粉條,大缸的白糖,有炮仗,有紅蠟燭,莫不給翠翠一種很深的印象,回到祖父身邊,總把這些東西說個半天。那里河邊還有許多上行船,百十船夫忙著起卸百貨,這種船只比起渡船來全大得多,有趣味得多,翠翠也不容易忘記。 P4-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