鳳凰徐州新華書店

目前篮彩有两种投注方式分别是固定奖金投注和什么:商品分類

當前位置: 首頁 > 文學藝術 > 文學 > 文學 > 窗外

      窗外
      窗外
      • 本店售價:¥18.7元
      • 定價:¥25.0元
      • 折扣:75
      • 作者: 瓊瑤
      • 出版社: 新星
      • ISBN: 9787513304528
      • 出版日期: 2012-04-01
      • 庫存: 暫時缺貨
    • 購買數量:加入購物車
    •     
    • 大乐透派奖奖金 www.ameejy.com.cn

    商品詳情


    編輯推薦語

    林青霞成名電影《窗外》原著,瓊瑤首部長篇代表作,愛情小說的永恒經典! 瓊瑤: 青霞要出版她生命里的第一本書。書名是《窗里窗外》。 看到這個書名,我就知道,青霞受《窗外》的影響,實在很大。她的十七歲,以至后來的電影歲月,都在《窗外》的開始下而改變。我常常想,如果青霞沒有拍《窗外》,她現在會有怎樣的人生? 林青霞: 瓊瑤姐和我的命運,都是因為同一本書而改變了自己的一生,而這本書令我們在很年輕的時候就成了名。 滄海桑田,永恒不變的只有《窗外》,它留住了我們的青春我們的夢想,提醒我們曾經擁有的一段回憶。

    內容提要

    他是窗外的風景,她是暖房里的茉莉; 他眉頭的風霜,系住她眼底的輕愁。 天地遼闊,卻容不下一對渺小的戀人; 純真愛情,終究赴死于蠻荒世界。 如果她不是那樣年輕,也許不會愛上他; 如果她不是那樣年輕,也許就能守住他。 錯誤的時間,留不住對的人。 滾滾紅塵悠悠歲月,初戀情懷從未改變。 林青霞成名電影《窗外》原著,瓊瑤首部長篇代表作,愛情小說的永恒經典! 《窗外》的作者是瓊瑤。

    作者簡介

    瓊瑤,本名陳喆,臺灣最著名女作家、影視制作人。著有60多部言情小說,本本暢銷,拍成影視,部部賣座,賺盡海內外華人的愛與淚,人稱“有華人的地方就有瓊瑤”。瓊瑤作品感人至深、可讀性強,讓三代人流盡熱淚,成功囊括在世的幾乎所有年齡層讀者,成為“鉆石級”純愛代言人。其各時期不同風格代表作品均為其擁躉們競相收藏。

    目錄
      
    
    前言

    五十年來的辛勤筆耕,瓊瑤出版了六十五部作品。讀過她全部作品,甚至全套收藏的書迷大有人在,但對于新生代的年輕讀者,那么龐大的數量,可能會覺得沉重。出版社在重新整理、編輯全集前,計劃請瓊瑤自選十部代表作,先行提供給“舊雨新知”們典藏。瓊瑤對這計劃,欣然同意,也慎重地選出書單。 編輯們希望她為典藏版寫一篇序,但她正忙于電視劇《新還珠格格》的制作,分身乏術。而且,她這個人,對于寫序,最沒辦法。她總是問我: “序是什么?我會寫小說,寫歌詞,寫劇本,就是不會寫序!” 記得以前出版她的書,要她寫序,她也是推三阻四,能拖就拖,能賴就賴。即使勉強寫了,也三言兩語交卷。這次,她干脆把這“任務”交給了我。說是相知數十年,我應該更能為她寫序。作為她最忠實的讀者,和臺灣唯一的出版者,以及生命中的伴侶,我只能接下這“不太容易”的工作??醋潘〕齙氖櫚?,我想,我明白她寫作生涯中的種種心路歷程,也能體會出她選書的思考脈絡: 《窗外》是她第一部長篇小說,也是全部作品中,最重要的作品之一。 …… 瓊瑤就是這樣一個女子,我跟她生活了半輩子,看著她辛苦卻著迷地寫作,以前“迷”寫小說,后來會打電腦了,發現可以飛快地打字,就開始?迷”寫連續劇。她認為連續劇可以寫得非常細膩,有時,小說反而做不到。她的思想,很少受到外界的影響。她堅持寫自己愛寫的題材。我常常覺得,她雖然年紀大了,對工作還維持著年輕時的熱情。每次寫作或編劇時,她全力以赴,好像在“燃燒”著她的生命。她對我說: “但愿,我生時有如火花,死時有如雪花!”然后,她解釋說,“活一天,就要維持熾熱的心。死的時候,要保持沒被污染的靈魂,像雪花般飄然落地,化為塵土。這樣的人生,就是我要的人生!” 她說得那么浪漫,把死亡也加以美化。這就是我認識的瓊瑤,如果你們要讀瓊瑤,應該了解到,她寫的,就是她相信的愛情,相信的美麗。她也因此,活得忙碌而充實,像火花般熾熱。

    精彩頁(或試讀片斷)

    九月的一個早晨。 天氣晴朗清新,太陽斜斜地射在街道上,路邊的樹枝上還留著隔夜露珠,微風柔和涼爽地輕拂著,天空藍得澄清,藍得透明,是個十分美好的早上。 在新生南路上,江雁容正踽踽獨行。她是個纖細瘦小的女孩子,穿著 ××女中的校服;白襯衫、黑裙子、白鞋、白襪。背著一個對她而言似乎太大了一些的書包。齊耳的短發整齊地向后梳,使她那張小小的臉龐整個露在外面。兩道清朗的眉毛,一對如夢如霧的眼睛,小巧的鼻梁瘦得可憐,薄薄的嘴唇緊閉著,帶著幾分早熟的憂郁。從她的外表看,她似乎只有十五六歲,但是,她制服上繡的學號,卻表明她已經是個高三的學生了。 她不急不徐地走著,顯然并不在趕時間。她那兩條露在短袖白襯衫下的胳膊蒼白瘦小,看起來是可憐生生的。但她那對眼睛卻朦朧得可愛,若有所思地、柔和地從路邊每一樣東西上悄悄地掠過。她在凝思著什么,心不在焉地緩緩地邁著步子。顯然,她正沉浸在一個她自己的世界里,一個不為外人所知的世界。公共汽車從她身邊飛馳過,一個騎自行車的男學生在她耳邊留下一聲尖銳的口哨,她卻渾然不覺,只陶醉在自己的思想中,好像這個世界與她毫無關聯。 走到新生南路底,她向右轉,走過排水溝上的橋,走過工業專科學校的大門。街道熱鬧起來了,兩邊都是些二層樓的房子,一些光著屁股的孩子們在街道上追逐奔跑,大部分的商店已經開了門。江雁容仍然緩緩地走著,抬起頭來,她望望那些樓房上的窗子,對自己做了個安靜的微笑。 “有房子就有窗子,”她微笑地想,“有窗子就有人,人生活在窗子里面,可是窗外的世界比窗子里美麗。”她仰頭看了看天,眼睛里閃過一絲生動的光彩。拉了拉書包的帶子,她懶洋洋向前走,臉上始終帶著那個安靜的笑。經過一家腳踏車修理店的門口,她看到一個同班的同學在給車子打氣,那同學招呼了她一聲: “嗨!江雁容,你真早!” 江雁容笑笑說: “你也很早。” 那同學打完了氣,扶著車子,對江雁容神秘地笑了笑,報告大新聞似的說: “告訴你一個好消息,昨天我到學校去玩,知道這學期我們班的導師已經決定是康南了!” “是嗎?”江雁容不在意地問,她一點都不覺得這消息有什么了不起。那同學得意地點點頭,跨上車子先走了。江雁容繼續走她的路,暗中奇怪這些同學們,對于導師啦,書本啦,會如此關心!她對于這一切,卻是厭倦的。誰做導師,對她又有什么關系呢?拋開了這個問題,她又回到她被打斷的冥想中去了。她深深地思索著,微蹙著眉,直到一個聲音在她后面喊: “嗨!江雁容!” 她站住,回過頭來,一個高個子寬肩膀的女同學正對她走過來,臉上帶著愉快的笑。 “我以為沒有人會比我更早到學校了,”那同學笑著說,“偏偏你比我更早!” “你走哪條路來的?周雅安?我怎么沒在新生南路碰到你?”江雁容問,臉上浮起一個驚喜的表情。 “我坐公共汽車來的,你怎么不坐車?”周雅安走上來,挽住江雁容的胳膊,她幾乎比江雁容高了半個頭,黝黑的皮膚和江雁容的白成了個鮮明的對比。 “反正時間早,坐車干什么?慢慢地散散步。走走,想想,呼吸點新鮮空氣,不是挺美嗎?”江雁容說,靠緊了周雅安,笑了笑,“別以為我們到得早,還有比我們到得更早的呢!” “誰?”周雅安問,她是個長得很“帥”的女孩子,有兩道濃而英挺的眉毛,和一對稍嫌嚴肅的眼睛。嘴唇很豐滿,有點像電影明星安’布萊思的嘴。“何淇,”江雁容聳聳肩,“我剛才碰到她,她告訴我一個大消息,康南做了我們的導師??此禱澳歉鏨衿?,我還以為是第三次世界大戰要爆發了呢!”她拍拍周雅安的手,“你昨天怎么回事?我在家里等了你一個下午,說好了來又不來,是不是又和小徐約會去了?” “別提他吧!”周雅安說,轉了個彎,和江雁容向校門口走去。這所中學矗立在臺北市區的邊緣上,三年前,這兒只能算是郊區,附近還都是一片片稻田??墑?,現在,一棟棟的高樓建筑起來了,商店、飯館,接二連三地開張。與這些高樓同時建起來的,也有許多亂七八糟的木板房子,掛著些零亂的招牌,許多專做學生生意,什么文具店、腳踏車店、冷飲店 ……這些使這條馬路顯得并不整齊,違章建筑更多過了合法房子。但,無論如何,這條可直通臺北市中心的街道現在是相當繁榮了。有五路不同的公共汽車在這里有停車站,每天早上把一些年輕的女孩子從臺北各個角落里送到這學校里來,黃昏,又把她們從學校里送回到家里去。 校門口,“××女中”的名字被雕刻在水泥柱子上。校合占地很廣,一棟三層樓的大建筑物是學校的主體。一個小樹林和林內的荷花池是校園的精華所在,池邊栽滿了茶花、玫瑰、菊花,和春天開起來就燦爛一片的杜鵑花。池上架著一座十分美麗的朱紅色的小木橋。除了三層樓的建筑之外,還有單獨的兩棟房子,一棟是圖書館,一棟是教員單身宿舍。這些房子中間,就是一片廣闊的大操場。 江雁容和周雅安走進校門,出乎她們意料之外的,校園里早已散布著三三兩兩的女學生。江雁容看看周雅安,笑了。周雅安說: “真沒想到,大家都來得這么早!” “因為這是開學第一天,”江雁容說,“一個漫長的暑假使大家都膩了,又希望開學了,人是矛盾的動物。三天之后,又該盼望放假了!” “你的哲學思想又要出來了!”周雅安說。 “上樓吧!”江雁容說,“我要看看程心雯來了沒有?好久沒看到她了!”她們手攜著手,向三樓上跑去。 在這開學的第一天,校園里,操場上,圖書館中,大樓的走廊上,到處都是學生。這些從十二歲到二十歲的女孩子們似乎都有說不完的話,一個暑假沒有見面,現在又聚在一塊兒,無論學校的哪個角落里都可以聽到叫鬧和笑語聲。不管走到哪兒都可以看到一張張年輕的、明朗的和歡笑的臉龐。教務處成了最忙的地方,學生們川流不息地跑來領課表,詢問部分沒發的教科書何時到齊,對排課不滿的教員們要求調課……那胖胖的教務主任徐老師像走馬燈似的跑來跑去,額上的汗始終沒有干過。訓導處比較好得多,訓導主任黃老師是去年新來的,是個女老師,有著白的臉和銳利精明的眼睛。她正和李教官商量著開學式上要報告的問題。校長室中,張校長坐在椅子里等開學式,她是個成功的女校長,頭發整齊地梳著一個發髻,端正的五官,挺直的鼻子,看起來就是一副清爽干練的樣子。 大樓的三樓,是高二和高三的教室。現在,走廊上全是三三兩兩談論著的學生。班級是以忠、孝、仁、愛、信、義、和、平,八個字來排的。 在高三孝班門口,江雁容正坐在走廊的窗臺上,雙手抱著膝,靜靜地微笑著。周雅安坐在她的身邊,熱切地談著一個問題。她們兩個在一起是有趣的,一個黑,一個白,周雅安像二十世紀漫畫里的吉普賽女郎,江雁容卻像中國古畫里倚著芭蕉扶著丫環的古代少女。周雅安說完話,江雁容皺皺眉毛說: “康南?康南到底有什么了不起嘛!今天一個早上,就聽到大家談康南!只要不是地震當導師,我對于誰做我們導師根本不在乎,康南也好,張子明也好,江乃也好,還不都是一樣?我才不相信導師對我們有多大的幫助!”地震是她們一位老師的外號。 “你才不知道呢,”周雅安說,“聽說我們班的導師本來是張子明,忠班的是康南,后來訓導處說我們這班學生調皮難管,教務處才把康南換到我們班來,把張子明調到忠班做導師。現在忠班的同學正在大鬧,要上書教務處,請求仍然把康南調過去。我也不懂,又沒上過康南的課,曉得他是怎么樣的,’就大家一個勁兒地搶他,說不定是第二個地震,那才慘呢!” 說完,她望著江雁容一直笑,然后又說: “不過不要緊,江雁容,如果是第二個地震,你再弄首詩來難難他,上學期的地震真給你整慘了!” “算了,葉小蓁才會和他搗蛋呢,在黑板上畫蠟燭寫上祭地震,氣得他臉色發青,我現在還記得他那副哭笑不得的樣子!”江雁容微笑地說。 P1-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