鳳凰徐州新華書店

上海选四012奖金:商品分類

當前位置: 首頁 > 文學藝術 > 文學 > 文學 > 蓮蓬詭話-我們都是膽小鬼(2)

      蓮蓬詭話-我們都是膽小鬼(2)
      蓮蓬詭話-我們都是膽小鬼(2)
      • 本店售價:¥16.5元
      • 定價:¥22.0元
      • 折扣:75
      • 作者: 蓮蓬
      • 出版社: 天津人民
      • ISBN: 9787201071602
      • 出版日期: 2012.01
      • 開本: 32開
      • 版次: 1
      • 印張: 平裝
      • 字數: 暫無
      • 庫存: 暫時缺貨
    • 購買數量:加入購物車
    •     
    • 大乐透派奖奖金 www.ameejy.com.cn

    商品詳情


    內容簡介

            蓮蓬鬼話是天涯社區最著名的一個板塊,也是天涯社區唯一以個人命名的超高點擊論壇。本書由版主蓮蓬親自抄刀擔任主編,聯手國內一線女性懸疑作家,精心打造最詭異、最驚心的短篇故事集。每一個不可思議的故事,都是埋入你內心中 不安的種子。…

    作者簡介

      蓮蓬,天涯社區“蓮蓬鬼話”創始人,中國懸疑界最具有號召力的靈魂人物,與六百多位懸疑作家相交甚好,上千萬蓮蓬鬼話的讀者更是直接稱呼他為“老大” 。

    目錄

    換  眼  超級瘋狂
    小心狼  超級瘋狂
    貴族席  七根胡
    絕對密室  大袖遮天
    魚  十八彎彎
    棺材柜  楓子
    脂肪肝  背著蛋殼
    刺青  背著蛋殼
    水  漬  魚十三
    誓  言  魚十三
    七色花魚十三
    環  魚十三
    貓  祭  耶馬
    舊照片的故事  薛舞
    空調  薛舞

    在線試讀部分章節

      樊娜只是自己一個人走著,得到了,得到了又如何。學校晨跑的人陸陸續續多了起來,雖然是秋天,感覺比冬天還冷,天空中好像飄著白雪。都是些奇怪的人在跑步,樊娜揉了揉眼睛,難道自己開了天眼能看到那些鬼魂?。
      有一個男生咧開嘴回頭對自己笑,牙齒被血染成鮮紅,旁邊一個女生走了過來,她跑的很快,透過運動服能清楚地看到內臟從衣服底下一塊塊掉下來,拖著幾米的腸子跑得很快,不時回頭伸出舌頭對自己做鬼臉,是真正的鬼臉,有人在大樹下拼命吞著自己的頭發,還有一個人的半個身體被公共汽車反復輾壓,血濺三尺。
      旁邊的小賣部一個白衣白褲的人怪腔怪調的喊,“包子,包子,人肉包子,絕對新鮮絕對熱氣騰騰的人肉包子,昨天剛殺的新鮮人,美女快來嘗嘗。”
      樊娜想吐。
      “是你啊。”有人在拍她的肩膀。
      回頭一看,竟然是陶菀,她的手里拿著人頭,脖子一動一動,那聲“是你啊”分明從胸部發出來的聲音。
      樊娜覺得窒息,尖叫著,圍著自己的人越來越多,每個人的臉都奇形怪狀恐怖無比,扭曲的、殘缺的、破損的,有男人有女人,有老人有小孩,越來越多。
      逃吧!我見鬼了。樊娜拔腿就跑,撥開人群,拼命狂奔,有一條路上沒有人,這是安全的。
      一腳踏下去,真舒服,一定是通往天堂的,否則怎么會如此舒服。
      ——選自一枚糖果《死人的溫度》
      張二蛋一個人走在伸手不見五指的黑夜里,遠處鬼火粼粼,耳畔狐鳴哀哀,一腳深,三腳淺,踩下去,嘎啪一聲,踩斷的是被野狗從墳凹子里拖出的一段死人骨頭。而這時張二蛋的心理沒有一絲恐懼,反而回想起,那年夏天第一次在村東頭小橋上看見李二丫的時候,李二丫,唇紅齒白,身體肥碩,張二蛋一眼就看中娘們,這么大的屁股,將來一定能生好多兒子。現在已經提了錢,再過三天就能把那娘們弄回家了。想著想著張二蛋不覺滿臉幸福的顏色??墑遣瘓跤值P鈉鵠?。昨天親家又提了新要求,要張二蛋要置備個大柜子,就像城里人結婚那樣的大柜子,買到是不用買,張二蛋祖上八輩都是木匠,缺的就是好木材,現在這年月,祖國山河一片紅,什么都憑票供應,這打柜子的大料哪里去弄???
      所謂窮則思變,人急了就會起飛智,張二蛋猛的想起,前幾天被城里來的紅衛兵掘開那個什么王妃的墳,挖出來的大棺材,當時自己看了,那可是上好的金絲楠。那材料打個柜子絕對有富余,不如趁夜把它拉回來。
      張二蛋終于找到了那口已經被砸散的棺材,在棺材不遠處的大樹下面就是那被拉出來的女尸,也許這山洼洼處水氣大,那好幾百年的女尸居然沒有腐爛,而是像是被水泡了一樣,發了起來,四肢都白胖白胖的,偌大個肚子把衣服都掙破了,像個氣球,而尸體口中流出的
      尸水呈猩紅色,黏膩如膏,看一眼能讓人惡心得三天吃不下飯。當時村里人見了,都說這女的肯定是難產而死,那肚子里面說不定還有個死小鬼了。
      張二蛋想到這也不禁后脊梁發涼,盡量不去看那女尸,麻利的將棺材板子用麻繩扎好,望背后扛,居然就扛了起來,這好百十斤的木料一扛就起來,真是個純爺們??墑薔馱詿懇欽鈣鵡靜耐易叩氖焙?,忽然覺得背后搭在他的肩上,這三更半夜哪來的人??!不自覺的回頭一看,這純爺們就全身軟成了面條,那女尸居然站了起來,手就搭在他的肩上,看到這一幕,張二蛋徹底軟了,暈了過去。
      ——選自楓子姑娘《棺材衣柜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