鳳凰徐州新華書店

奖金怎么计算:商品分類

當前位置: 首頁 > 少兒兒童 > 少兒類讀物 > 少兒 > 遙遠的風鈴

      遙遠的風鈴
      遙遠的風鈴
      • 本店售價:¥14.3元
      • 定價:¥19.0元
      • 折扣:75
      • 作者: 黃蓓佳
      • 出版社: 江蘇少兒
      • ISBN: 9787534638220
      • 出版日期: 2009.03
      • 開本: 大32開
      • 版次: 2
      • 印張: 平裝
      • 字數: 暫無
      • 庫存: 暫時缺貨
    • 購買數量:加入購物車
    •     
    • 大乐透派奖奖金 www.ameejy.com.cn

    商品詳情


    編輯推薦語

    故事開始時,主人公小芽15歲,初中生;故事結束時,她已經19歲。短短四五年的時間里,她的身體和靈魂一直在緩慢地裂變,人魚的尾巴消失,修長健美的雙腿日益成形,然后跳躍、起跑。她在不復雜的年齡段,卻經歷過了死亡、愛情、忠貞、背叛、仇殺、溫暖、友誼、糾纏等等人世間的復雜情愫。她睜著一雙澄明純凈的眼睛,目睹身邊的世事滄桑、人性沉浮,朦朧地明白,又朦朧地驚訝。上個世紀70年代的農村女孩小芽,是幸運的,也是幸福的。 這個世紀的城市和農村的孩子、錦衣玉食中長大的孩子、家長和老師聲聲叮囑中長大的孩子,讀一讀這本書,會知道從前的花朵如何開放、從前的莊稼如何成熟、從前的風鈴如何搖響……

    內容提要

    這是作家新近創作的一部優秀的成長小說。 上個世紀70年代,命運的機緣讓一批省城教授、電影導演以及縣中教學骨干,兼做了江心洲中學的各科老師。他們凄切而壯美的生命之花,開放在這片浩蕩而貧瘠的土地上,激蕩著少女小芽的懵懂歲月。她睜著一雙澄明純凈的眼睛,目睹身邊的世事滄桑、人性沉浮,朦朧地明白,又朦朧地驚訝。她就這樣一天一天地發育、成長、清醒,最終達到一個生命的高度。 小芽的故事讓我們知道:從前的花朵如何開放,從前的莊稼如何成熟,從前的風鈴如何搖響。

    作者簡介

    黃蓓佳,出生于江蘇如皋。1973年開始發表文學作品。1982年畢業于北京大學中文系文學專業。1984年成為江蘇省作家協會專業作家。現任中國作家協會全國委員會委員,江蘇省作家協會副主席、創作室主任。 主要作品有長篇小說《夜夜狂歡》、《新亂世佳人》、《婚姻流程》、《目光一樣透明》、《派克式左輪》、《沒有名字的身體》、《所有的》,中短篇作品集《在水邊》、《這一瞬間如此輝煌》、《請和我同行》、《藤之舞》、《玫瑰房間》、《危險游戲》、《憂傷的五月》、《愛某個人就讓他自由》,散文隨筆集《窗口風景》、《生命激蕩的印痕》、《玻璃后面的花朵》及《黃蓓佳文集》四卷等等。 主要兒童文學作品包括長篇小說《我要做好孩子》、《今天我是升旗手》、《我飛了》、《漂來的狗兒》、《親親我的媽媽》、《遙遠的風鈴》,中短篇小說集《小船,小船》、《遙遠的地方有一片?!?、《蘆花飄飛的時候》及《中國童話》等。作品曾獲全國優秀兒童文學獎、中宣部“五個一工程”獎、國家優秀兒童文學圖書獎、冰心兒童文學獎,宋慶齡兒童文學獎,及部省級文學獎數十種。根據這些作品改編的電影和電視劇、戲劇獲得國際電視節“金匣子”獎、中國電影華表獎、中國電視劇飛天獎等等。有多部作品被翻譯成法文、德文、俄文、日文、韓文出版。

    目錄
    1.場部
    2.學校
    3.情書
    4.冬雪
    5.醫生
    6.風鈴
    7.驚變
    8.秋陽
    9.搖晃
    10.藝校
    11.影展
    12.高考
    
    精彩頁(或試讀片斷)

    這是一個晴朗的好日子。天空藍得透明。滿島子的蘆葦花開得有些敗了,白色的花絮漫天里飛飛揚揚,屋頂上、門前曬著的藍印花棉被上、人們的發梢睫毛胡須上,哪兒哪兒沾得都是,膩膩歪歪,躲又不行,拂又不行,鬧心得很。 小芽從河邊拎了一桶水過來,水面上眨眼飄了一層葦花,像清碧碧的水中長了霉點,氣得小芽直想連水帶臟物嘩啦一聲潑了。 她看見機耕隊的知青李小娟提著兩只水瓶到場部食堂打開水。李小娟剛剛洗過頭發,額前濕淋淋的,怕漫天的葦花沾著濕頭發下不來,用一塊紅頭巾將腦袋整個兜住,襯得她那張俏俏的鴨蛋臉越發嬌嫩鮮艷,食堂里的大師傅老曹和挑水工李聾子就把半個身子探出門邊,一個瞇了眼,一個張著嘴,傻呵呵地看著。 小芽拎著水桶,加快了腳步,想趕上去問問李小娟在哪兒買了這條紅頭巾,結果她的好朋友花紅從后面奔過來,差點兒撞翻了小芽的水桶,弄得小芽兩只褲管都濕淋淋的。 “花紅!你忙著……”后面是一句罵人的話,小芽沒有說出來。小芽文靜害羞,輕易不肯出口傷人。 花紅煞住腳,氣喘吁吁拉住小芽:“看見我家的兔子了嗎?” 小芽大驚:“兔子?你們家還養了兔子?” 這一年是一九七三年,農場三令五申,不準職工家私養家禽家畜,養了就是搞資本主義,要狠狠地斗爭??喝佑懈鮒骯ぜ彝笛思鋼恍〖︶?,其實是給孩子玩的,結果雞崽被掐死了不說,那家的男人還被逼著上臺“斗私批修”,有一次當眾尿了褲子,這才罷休。 小芽煞白了臉兒說:“花紅你要死??!養兔子你不怕挨批斗??!” 花紅撇撇嘴:“是我媽偷著養的,不是我。我媽把兔子藏在床底下養,都這么大了……”她伸手比劃了大小,“本來是留著過年殺了吃兔子肉,誰知道今天她把兔子拎出來清理兔子窩,一不留神小東西溜了!我媽一急就罵我,你說關我什么事???” 花紅邊說邊輕輕地跺腳,又氣憤又撒嬌的樣子。 小芽放下水桶:“陜找??!找回家藏起來??!你媽也真是,惹這個麻煩。” 花紅鼻子里哼一聲:“老娘兒們就愛占便宜!” 花紅這一句批評她媽媽的話,把小芽都惹得笑了。 兩個女孩兒開始漫無目的地往田邊地頭張望,嘴里還“羅羅”地輕喚。秋季的莊稼早已收盡,冬麥和蠶豆冒出了地皮,綠茵茵一片。如果有一只白花花的肥兔子在田里逃竄,應該是一眼看得見的。小芽懷疑兔子竄進了蘆葦棵棵里,真是那樣的話,就別想再逮住它了,過段日子,家兔子就變成野兔子了。 農場革委會的副主任蘇立人忽然背著兩只手踱過來,遠遠地望著兩個女孩兒,很感興趣地問:“你們兩個找什么呢?” 花紅機靈,立刻在背后拉了小芽一把。小芽意識到不能實話實說,就閉住嘴,把發言權讓給了花紅。 花紅笑瞇瞇地:“蘇主任,你今天這頭發剪得真好看!我們倆沒干什么,找田鼠洞呢!學校又號召滅鼠了。” 蘇立人并沒有跟花紅說話的意思,轉頭對著小芽:“小芽,你不去學校上課,跑到這兒拎水干什么?”他用下巴點點不遠處的那只水桶。 小芽回答:“今天星期三,學校放假,老師下午要集中學習。我爸讓我幫他打掃招待所南頭的兩間屋子。” 小芽的爸爸林富民是場部招待所的所長,招待所有兩排屋子歸他管理,大小也算個官兒,支使別人不行,支使自己的女兒還是有權威的。P1-3